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东莞红姐
一个南下东莞打工的「捞仔」,与一个酒店里的当红头牌的故事。第一幕:「我」与「红姐」我是一个五金厂的小工头,跟着大哥来东莞打工,从技校毕业(在那边也姑且算是个「文化人」),还算混得不错。孤儿,春节的时候没法回家,去夜总会买醉,醒来的时候发现在夜总会包房里。是厂长,今年生意红火,过得不错,看到「我」,让我一起来和他玩「红姐」。此时的红姐,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是已经很熟练。三两下吹硬,然后和厂长一起大战红姐,厂长前我后,厂长毕竟中年,很快泄了,我继续和红姐大战。厂长叫酒,要最高度数的,全部都是威士忌,然后往红姐肚子里灌。灌了三四升,红姐肚子鼓得老大,还不停。灌到临盆一样大才停,整整十升。肠子鼓胀,前面也被压到,我很快缴械。厂长想点烟,红姐表示有特殊点火方式。撅屁股,拿打火机,然后喷酒,点火。就变成了屁眼火龙。控制喷酒量做得很好,喷的不多,刚好点烟。我又硬了,这次直接往红姐屁眼里捅,威士忌辣得特别爽。迷迷煳煳的就知道拼命插插插,一直射到睡过去。第二天醒来,厂长已经送走了,我在红姐的私房里。红姐做早餐,很熟悉的味道,湖南味的小炒肉面。原来是老乡。互相认识,都是孤儿,红姐是曾经广州的一个医学生,同样贫苦出身,结果在医院里不堪凌辱,被栽赃了医疗事故,沦落到东莞卖身。但是因爲毕竟学过医,给自己调养、开发都做的很先进,所以年纪轻轻就做了头牌,有望三十岁前赚够「洗手」钱。互相温存,还是做,但是这一次大家都没使劲。同时孤儿,都是四川人,都来打拼,都很有干劲,仿佛知己。后来,我和红姐互相联系,一起奋斗。我在厂里拼命工作,很快做了车间主管,再上到生産主管,毕竟上过技校,技术功底扎实,业余在红姐指导下上夜校,学管理。红姐越来越旺,越来越多贵客,玩法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她能脱肛了,肠子翻出来二三十里面,比最长的肉棒还要长不少,都拖到膝盖下面了。她子宫也露出来了,一开始只有一个缝,后来能插手指,后来能插肉棒,据说她还找人给阴道做了肌肉移植,子宫做了开口手术,整个穴都能包肉棒,子宫还能主动上下撸动,按摩龟头,堪称极品。她尿道很快也没能被放过,筷子,手指,肉棒。一开始她用医用导尿管,后来嫌不方便,往膀胱里塞了个钢珠——让我塞的,从生産线专门打磨出来的钢珠。客人很喜欢,要尿的时候用筷子捅出个缝,从里漏出来。她甚至丰满的乳房都没被放过——据说用了贵客给的进口激素,乳房在二十七八岁的时候还二次发育,从E活生生涨到J,而且奶水也一直有。后来做了个手术,乳头被切开,往里面植入了一段阑尾肠,连接输乳管和乳头——再开发,她乳头都能接客了!红姐成了一个传奇,来东莞的贵客们都无一不想体验一下这位「浑身是洞」的当红头牌。我跳槽了,自己拉了一个工程队,去帮别人盖厂房,买生産线。后来做了管理,又学会了倒地皮——没过几年,就从一个代理厂长,变成了一个小地産商——也算有点钱了。我和红姐依然每个星期四的晚上见面——她周末早就被订满了。红姐还是那个红姐,她举止优雅,谈吐端庄,看起来一副贵妇人的派头,出入有司机,有宾利,住单独的别墅,与达官贵人们谈笑风生。靠着红姐我也拿了几单生意,越做越大。我终于攒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一千万。我也遇到了一个女人——她追了我很久——红姐也说我不应该和她有更多关系——有危险。于是我和那个女人结婚了,感情不错,我们生了个女儿。我感觉自己已经可以了。越往上走越明白,东莞是个乱城,机会多,风险更大。我跟红姐说,想「洗手」「扎(za第一声)拉(la第一声)走人」了。红姐却跟我说,她走不了了。她小腹纹了一串纹身,是某个司法部的大官——她被买断了。红姐劝我走,别在东莞,去广州,去深圳,别留在东莞。东莞乱,不好捞。于是我走了,去了广州,搞了个皮包公司,帮人倒卖一些工厂、生産线,做折旧,做报关,在南沙自贸区混,不算暴富,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但是我还是忘不了红姐,还是每个星期四,我去她家,我们做爱。红姐的肚脐也被开发出来了,据说那个人喜欢戳肚脐,把精液射到肠子堆里。红姐说现在她的肥肠肯定全都包裹在酸臭精液里,洗都洗不掉了。后来,红姐断了好几个月的联系。回来的时候,红姐没了手——从肩膀往下,全没了。被吃了。那个人说红姐的手臂这个时候最好吃——有点肥肉,却不破坏美感。我想都没想,提了把刀子就想去杀人。红姐拦着我。那是个大官,非常非常大,大到在中央一台新闻联播里都能时不时看到。红姐说出了那个人的身份。红姐说我根本动不了他,反而会毁了好不容易得来的,美满的家庭。我抱着红姐哭。红姐还给我一截连骨肉——是他给她留作纪念的肉块,她要我吃了。我一边哭,红姐一边指导我做——做了她最擅长的小炒肉。放了面条,一起吃了。我问红姐能不能跑,红姐说她跑了,我作爲大家都知道的最亲爱的情人,一定会被钉死,出事。红姐要我等,一定要等。她说人有命,天地轮回不饶人。中国现在还是皇帝当家,人走茶凉,新皇上任,总会清理一批老人——她说接下来这个皇帝很有想法,他不会善罢甘休。于是我等。后来,东莞封城。我知道,出事了。我开着车,被堵在高速路——不给进。于是我扔了车,翻下高速路,去到周边的村子里,花五百块钱打了个摩的,摸进了城。我去到红姐的房子,被封住了。我跟警察说我是亲属,一时急,没带证件。后来几个邻居也来作证,那个警察看我风尘仆仆一脸可怜,一开始以爲我是个嫖客,义正言辞,后来我趴下、跪下、磕头。他勉强让我进去看一眼。我才明白他其实也是好心。客厅里有一个火炉——那是那个人烤红姐手臂专门留下的。周边全是血。火炉上插着两根裹着丝袜的腿——与其说是丝袜,不如说是看起来像是丝袜的糖衣——奶白色的。棕色的肉面上还在冒油,虽然冷了下来,但是那股女人最肥美的时候的肉香依然在。还有屎尿和灌肠甘油——还有留在烤架上的好长好长的炸肠片——看起来得有两米长。警官跟我说躯干部分找不到了——但是看这样子,肯定是被变态杀人犯给带走了。但是我知道是谁。我到红姐房间里,准备带上点遗物——我要去杀了那个人渣——哪怕去中国最严防死守的地方。我打开红姐的保险柜,却看到里面有一张歪歪扭扭的纸片。那是我曾经和红姐玩的游戏——红姐曾经被那个人在肚皮上画满表示肠道和内脏的标记,后来红姐反而拉着我,教我女人的里面——告诉我,失去什麽女人会怎麽样——和对应器官的拉丁文。对照着,我读出了纸条的意思。她没死。等待,希望。于是我离开了东莞。一个星期后,一个给我的特快专递送来。我火急火燎打开。里面是红姐——已经只剩躯干的红姐。她逃出来了。在准备料理她躯干的时候,有一个负责的医生是她大学同学,他放了她,然后用猪料替换了——以尸体有科学用处,也方便处理爲名救了出来。但是肠子是真的,腿也是真的。红姐打招唿。我抱着她。红姐还是老样子,说要我干她。我答应了,干她。我拼命地干,她拼命的叫。后来那个中央高官也倒了。东莞也完了。红姐的故事自然也就只剩一段传说了。我给妻子介绍了红姐。我们养着红姐。但是红姐没过两年,就萎靡消瘦了。她说她生活没意义了——当初约好,要奋斗。可是她没意义了。她再也做不回医生了。她甚至连出门都做不到,每天只能躺在沙发里,看电视,看电脑。她想让我把她做了吃了。她说我是她的支柱,她想融进我的身体里,和我一起活下去。我拒绝了半年。她抵抗了半年。最后妻子也改变了,她说这已经不是个人了。于是我答应了。她好像容光焕发一般,能吃能喝。突然间好像回到了二十四五岁,我们刚刚见面的年纪。过了三个月,她又养起来了——不肥,但是很丰满。我们开车,去了北部湾一个偏远的海滩。找了当地一户人家,带着我们去了一个荒无人烟的海岛。我把她放下。我们最后疯狂做爱做了一个晚上。她好像恢复了当年的威风,明明没有四肢却气势逼人。光靠腰肢和改造后的收缩能力,她让我泄了无数次。我强撑着和她最激烈地做了一个晚上。后来我又睡了一个白天,下午快到傍晚的时候,我升火,妻子配料。她指导我们做料理。先灌水清场,把脏东西全部洗掉。她同时在温水——稍稍滚一些,把自己彻底舒展开后,开始处理。先用一个由短尖刺的滚筒在她全身滚一遍,碾出入味孔——很小,看不见,但是全都扎破了皮肤,直达肉层。她的皮肤保养的很好,很嫩白,很薄,本来这并不必,但是她还想玩。用酱油圈出靶子,我和妻子用绳子把她挂在树枝上,然后往她身上扔。她一边窒息一边不停地扭,我们扔出去的针也就散落到处都是,扎腰上的,屁股上的奶子上的,整整五十根针全扎了上去。这便算是开口了。先用料酒、酱油、盐在身上抹一层,我和妻子在调笑间涂抹了脖子以下的全部,直到酒味扑鼻,肉色棕香。然后把丁香,八角末再打一层。再敷上山奈末。这时候香味已经很明显了——她自己反而第一个有了食欲。她说她一定会活到吃上自己肉的时候。该烹饪了。用注射管插进乳腺和输乳管,用一个小西红柿堵死乳头,逐渐往里面打糖汁配料。同时不断揉搓乳房,促进扩散。妻子负责按摩,我则开始处理下体。她的肠道已经被取掉不少了,但是切口在里面,所以外面看不出来。这次我直接用环形刀削了括约肌,开始逐渐抽肠。我用一根电动阳具刺激她的蜜穴,蜜汁四溢,肠道就算被扯出来,却还在一点点的抽动。抽完,沿着切口摸近肚子里截断食管半截和以下。顺带用手握着电动阳具,给她来了一轮最后的高潮——因爲马上就是蜜穴和尿道了。同样手法切除,现在她肚子里只剩下一些内脏了。但是有些内脏的切除会引起大出血,所以我先把尿道蜜穴和肠道料理了。挖出来的天然炉竈,纯天然的柴火,放猪油,先爆葱姜,然后把切片的膀胱子宫肠道放进去爆炒,再放香菇丁、虾米。放酒、酱油、绵白糖。继续炒,香味四溢。她的肠子油光滑亮,炒的时候自己都在出油——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就算在油锅里,她那厚实,饱经锻炼的子宫肉壁似乎还能自己抽动——不知道到底是油炸的结果还是她淫女本色的核心所在。炒完了,她想尝尝。我让她闭眼,让她自己猜猜这是自己的哪里。她很厉害。尿道的肉最细,膀胱的肉里面有小孔,子宫的肉最结实,阴道因爲用的多还被改造过,有明显的肌肉粘合痕迹。至于肠道,则是那她自己最引以爲豪的肠油——嚼起来还能吱吱地往外流。等待填料凉下来,我开始处理乳房。乳房再度大了两个尺寸,惊人的I杯。我最后摸了摸,让她感受了一下,然后切除了乳房,用保鲜膜蒙住两边切面,送进蒸笼里。她乳房里满溢奶水,又打了糖浆佐料,最适合清蒸。我和她一起聊天,谈着我们当年的趣事,我们三个人聊得很开心——简直不像在进行一场杀人烹饪。我切除她的内脏。从这个时候开始,她真正进入了死亡倒计时。她又嚼了几片自己的肚片——她说她的脑袋还很清醒,而且味觉神经和脑袋很近,她肯定还能品尝到自己的滋味。我把填料逐渐倒进去——不多,只让她塌陷的肚皮重新稍稍回去一点。蜜唇和屁眼缝上——她还有感觉,只可惜高潮的器官早就没了,只能偶尔扭一下腰,呻吟一下。最后抹一层猪网油,开始用荷叶包身。她火红色的头发与绿色的荷叶交织在一起,特别美,像是一件别具心裁的环保时装。用酒坛泥裹上,再裹上锡纸,戳一个小洞。埋进事先准备好的竈坑里,盖土,升火。四十分钟,我们还是像老朋友一样聊天。从过去聊到未来,我跟她说,将来我想去做个律师。虽然我已经三四十岁了,但是我还能学。我想去帮助那些红姐这样的人——让她们不被栽赃陷害,在风尘青楼里也能有个安生。蒸笼在竈火上。过了一个小时,她的奶子变得晶莹剔透,里面棕黄色糖心已经很明显了。于是我们先开始吃奶子——她没死,也来吃。奶子晶莹剔透,用刀划开后里面直接流出来一块半固态的脂肪块——但是很有弹性,滑而不腻,而且混杂着乳香和甜香,甘甜爽口。我们慢慢吃,一边吃一边继续聊。奶子吃完了,又一个消失过去了,入夜。她的意识逐渐模煳了,也说不出话了,眼睛也干了。但是她还有唿吸。火灭了。我把她挖出来,敲开泥,剥开锡纸,肉香四溢。棕黄色的诱人美女肉就在眼前。这次我直接从她肚脐的开口动刀子,划开。往里面淋上一大勺香油,滋滋的油声响起,让她似乎恢复了点神智。我舀了一勺,裹在面摊里,切成小块,送进她嘴里。她居然还能动嘴,虽然慢,但是她居然还能动,还能咬。我准备舀第二勺,她闭嘴。我过了好一会,突然明白过来。我再度解开裤子,把肉棒递了过去。奇迹发生了。她张开了嘴,慢慢伸出了舌头。我疯了一般地抱过她的头,抽插了很久。她一开始舌头还在舔,嘴还在吸。但没过多久,就没反应了。我也很快射了出去。拔出来。红姐微笑着。但是已经走了。她的肉很好吃。腰肌因爲失去四肢之后的活动异常发达,特别有嚼劲。她肚子里面的大杂烩也因爲渗透了一位极品女人最肥美的肉味而异常开胃可口。屁股也很有弹性,好像果冻一样。我和妻子两个人,本来都不是饭量很大的人。却硬是吃完了她两个I杯奶子,肚子里的肉,屁股和腰……只剩下胸腔和以上的部位。我和妻子收拾了场面,带着她的残躯回到了广州。我买了块墓地,把她剩下的部分放了进去。这便是我和她的故事了。字节数:12110【完】
上一篇:上一篇:催眠老师  
下一篇:下一篇:偷香不怜玉【下】
24小时在线宾馆监控录象播播-P2P在线电影在线电影(进入) 网址发布系统(立即下载) 加入收藏
看AV  www.haoa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