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和玛丽的婚礼
六月三十日,大晴天。在费伦的希望城堡,有个举世瞩目的婚礼。南至无尽洋畔的新港,北至苔原的冰城,东到守望黑色山脉的宝剑堡,西达沙漠之中的绿洲迷城,万柄剑长啸出鞘,万人踏上征途。动员的诸国部队在帝国驰道上奔涌,尘土蔽日。南加索尔军团带着他们曾经插上帝国最高峰的冰狼旗帜来了,霜城军团带着横扫北蛮的荣耀来了,阿尔萨斯军团带着在兽人面前屹立不倒的骄傲来了。四大军团上次集结精锐在众神前起誓,历史的悲剧将不会重演。而这次在希望城堡山脚下集结,则是为了拯救大陆的两位圣临者,男圣魔导师煞气李奥和女瓦尔基里玛莉的婚礼。风和日丽,从城堡上头除了能看到威风凛凛的军队,四散成团的旗帜五花八门的冒险者们,还能看到这精灵城市一座座尖顶歌德式高塔掩映在高大树木间,往山脚地方看,隐约还能见到正在茶园和葡萄园劳作的普通精灵。「哇呜!好多公会、好多NPC都来祝贺了!军师你真是的,我明明只说想要一场简单的婚礼,怎麽买下这个城堡当新家啦……」女子身穿银白色装甲,绑成两束低马尾的金发随着吹来的微风飘扬着,背上一对类似水晶构成的翅膀收进背中,带着些微肃杀气息的红色双眸,看着身穿朴素魔法师黑袍,只是袖口绣着金色十字架的男子,格外的灵动。「玛莉,该要叫老公了!」男子突然往前靠近,紧紧拥着银光闪闪的女子。两人接触的瞬间,玛莉触电似的身体一颤,还险些跌倒。然後低着头喃喃自语,那是李奥听不清楚的音量:「这麽快,直接就抱……这只是游戏…是游戏…」「嗯?怎麽了?难道你太重没办法带我飞到教堂那边?」李奥不久前有看到兽人种族的鸟人玩家抓着人飞行失败,所以确信此刻也是如此。「这怎麽可能啦!我的体重跟年龄永远都不会变的——啊……你又来了。每次都欺负我,什麽玩网游不能用本名,你住海边呀!加个『煞气』也没有变比较强呀!结婚典礼後,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喔……」随着NPC和冒险者坐满了教堂,精灵帝国的皇帝,还有光明教的教皇一同站在台上主持典礼,关注这场稀有婚礼Live视频的点击也在短时间飙高破万。「圣魔导师,你愿意迎娶你面前的瓦尔基里,和她成为合法夫妻,无论诸神、魔鬼或邪灵的干涉,一生一世都照顾她、爱护她吗?」皇帝的祝福出乎意料的公式化,只叫职业名称而不叫两人的名字,但这没有阻挡新人的好心情。李奥看着站在自己眼前兼具英气和妩媚的玛莉,满眼温柔地说道:「我愿意。」近代的VR游戏基於个资安全,不允许的完全拷贝现实的形象。这游戏《神魔大战》约莫是将现实模样,进行三成的更改,也就是还有着现实的七成。当初在新手村看到对方容貌与现实生活中,小学时期离异的青梅竹马极为相似,李奥对玛莉惊为天人下,跟随她纵横游戏世界,直到如今终於抱得美人归。教皇转向新娘问:「玛莉小姐,你愿意嫁给你面前的这位煞气李奥先生,和他成为合法夫妻,无论贫穷或疾病,一生一世都照顾他爱护他吗?」玛莉看着眼前的李奥,身为公会的军师,陪她在游戏中进行了三年的旅程,虽然在现实还没碰面,只有偶尔网聊看过照片,知道对方长相斯文,跟自己一样是国三的学生,不过谈吐外表斯文稳重像是社会人士。认识以来顶多调侃她几句,却从未试过骂她一句,身边的同学好友都很羡慕自己能在网路上找到这麽好的男网友,最後能够这样盛大的结婚,真是出乎意料的梦幻。「我愿……」正当玛莉要完成誓言,竟被一个甘道夫模样的白发魔法师打断。「竖子!此女仅是黑铁人族,身分低贱,并非良配呀!以你之姿当可配上凰国公主或是龙脉一国郡主,为何耽迷个人情爱,不顾整族未来?此刻域外天魔奈亚拉托提普一族将至,我决定中断这场孽缘,把重大的任务委托於你……」碰上此情此景,公会里面联络的群组叮咚声不绝於耳,更别提网路现场直播顿时炸了锅,人数暴增十万。分析任务、吐槽官方,调侃新人的对话更此起彼落。「《倚天屠龙记》赵敏抢婚?军师竟和魔导公会会长有一腿……」「这什麽鬼主线任务?谁去联络厂商?这系统人员该不会是去死团的吧?」「其他人结婚都不会这样子吧?这两个人到底是谁得罪NPC人物……」「太没创意了吧?克苏鲁外神奈亚拉托提普?之前泰坦回归和巫喵王逆袭的模仿我就很想吐槽了,就算是《魔兽》人家也是改称『克苏恩』吧……」李奥冏冏有神的看着萤幕上显示的字句,一时说不出话来。想不透这到底是特殊任务还是系统错乱,怎麽找网友在游戏中结个婚,NPC人物会管这样多?随着游戏世界天空变红,系统宣布停机六小时维修後,喧哗声顿时停止。向众人道别表示先下线的他,摘下了头上的VR头盔,从价值百万的游戏槽中,穿着汗衫内裤走了出来。看向窗外,因为圣婴现象带来了强烈台风,窗外的狂风暴雨和连续雷击,正反映他的心情。照理说不该向NPC生气,大概是游戏太拟真,NPC太像真人,让他产生这样的情绪。这魔导公会会长铁冠,明明自己不是什麽特殊番号游戏玩家,也不是掏钱的金币战士,却意外的对他的照顾有加更胜现实亲人,曾多次赠与他十万到千万的游戏金币、还有各种法术书,让他能够短期间内升级游戏天榜,加入公会和向往的她互动,进而兵锋横过大陆、打倒各种魔物,留下传奇的记录。曾有人忌妒向游戏公司反映,公司表示系统正常,偶有玩家得到特殊NPC的善意和礼包。因为这奇缘,网友曾戏谑的称他为「蟑螂」,但随着游戏经过,「蟑螂」逐渐变成了「张良」。到了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改称他为「军师」……看着房间周围,都是瓦尔基里玛莉的相片,还有专门订做的与本人雷同的情趣娃娃,在房间正中央,小学青梅竹马与他的照片,更被放大成为一幅壁画大小。「玛莉……是白玛莉吧?自六年十三班毕业以来,终於有机会见面。我请人反向追踪瓦尔基里玛莉帐号……是你吧……我喜欢你很久了……游戏那样,那现实应该也不差……就算现实暂时见不到,我还是可以稍微忍耐……」其实,李奥他始终认为,自己真的只是个运气不错的「蟑螂」。他十三岁国中跳级毕业後就没读书,出外闯荡,虽是因为媒体渲染,什麽跷家未成年少男,服装网拍赚千万,补税百万。若不是父母失和,父亲家暴,若有机会好好读书上学,谁不乐意呢?实际上,他也不是什麽好人,能够不到两年内白手起家功成名就,多少靠了些黑白两道,动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之前老大赏的那对O女双胞胎校花真的不错,可是玛莉一定更棒……」躺在床上,李奥脑海中不断妄想着女武神盔甲下的赤裸玉体,想像着能把这样英武刚强的美女压在身下肆意享用,不知道到时候,她那从来都是平静端庄的脸上,会露出怎样的诱人表情。男人大都如此吧,越是刚强的女子,越容易让人有征服的欲望。这大概就是那麽多小说,总以女警为对象的缘故了。魂牵梦萦了一阵子,吻了床旁的订制情趣娃娃,李奥依依不舍的起身。回复正常,他上网联络了一下自己的员工,确认出货状况正常後,发现还要两小时《神魔大战》才能进场,他心念一转,打算进入游戏槽换个新游戏玩玩。======================================================杜子春者,少落魄,不事家产,以心气闲纵,嗜酒邪游。老人牵裾止之曰:「嗟乎拙谋也。」因与三千万,曰:「此而不痊,则子贫在膏肓矣。」子春曰:「吾落魄邪游,生涯罄尽,亲戚豪族,无相顾者,独此叟三给我,我何以当之?」因谓老人曰:「吾得此,人间之事可以立,孤孀可以足衣食,於名教复圆矣。感叟深惠,立事之後,唯叟所使。」子春以孤孀多寓淮南,遂转资扬州,买良田百顷,塾中起甲第,要路置邸百余间,悉召孤孀,分居第中。恩者煦之,雠者复之。既毕事,及期而往。======================================================没想到,辅一开机,就看到了造型很像甘道夫的魔导公会会长铁冠,他有些失失望的对李奥嚷着:「竖子!观汝三年,汝资质不凡,金银财宝,千乘万骑,恶鬼夜叉,猛虎毒龙,蝮蠍万计,皆可过关。仙道可期,惟情孽太深,累汝一身……」「啥?您说啥?我是在做梦还是怎样?系统出了啥问题?不是不能登入?为什麽《神魔大战》的人物会自动运作?等等,平常不是有翻译,怎麽回事?」「白氏实为孽缘,修道当具法、财、侣、地,汝既有仙缘,自当重圣轻凡、财法双施。痴儿,本尊助汝印证前世孽缘,区区典妻,何苦挂怀两世……」「什麽典妻?什麽修仙?会长老大、铁冠大大,我只是单纯玩个游戏,没有心理障碍,舍得花钱,敢拼命而已,什麽仙道可期,您要我做些啥呀?难不成这是真人操作的NPC?大大,能讲白话文吗?前世孽缘?我有听没懂呀?喂……」转眼间,李奥看到古装的中国古庭院,看到一个长得很像自己的红袍新郎坐等在厅上,遥远的巷口还有队略为简陋的花轿,路旁还有些三姑六婆指指点点:「听说听说外乡李秀才大概三、四十岁了,不知道是个怎麽样的人?大妇爲人如何,倘若大妇严苛,马莉小娘以後的日子可就难过了。」「那也是武三当家的不争气呀,收成不好又得罪了官爷被打伤双腿,要不是如何,倘大妇严苛,今马莉小娘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听说苏大官人又被贬了,他的宠妾王朝云被李县丞用匹名马换走了……」李奥听了会才明白事情始末,古代女子薄命,娶妻妾和人口买卖没差多少。这场典妻婚礼跟民间戏剧的当官、有钱人家娶妻需要三书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亲迎的复杂仪式不同。典妻是民间常见的女性租赁契约,租是短期,一般一到三年。典的时间长一些,五年到十年也有。不止穷人会因贫难度日,债务所迫把妻女典当给其他男人,就连妓院都可以根据女子容色、年龄支付典金。一般被典租的妻子,是可以被赎回去的;但被赎回去的下场,在父权社会下可能更是不堪……总之,不像平常娶媳妇般,新郎得骑马跟随,或是有仪仗锣鼓,那个自己也没有到武家迎亲,只是交代了另外一个媒婆置办些金器与新衣送到武家,并用正妻礼的大红轿子把小妾请进家门,以显示对她的重视而已。马莉坐在轿子里,穿着大红新衣,秀美的眼眸隐有泪光,显然是刚哭过。她咬着嘴唇,心头七上八下紧张得不得了。现时的社会,正妻握着家中大权,找个由头便可对小妾随意指责,如果小妾不受宠或是不能爲丈夫生下一男半女,更是少不得打骂。更何况是这种有名无实,租来的典妻?想到此处,马莉不免有点自哀自怜起来,但她摸了摸身上的大红新衣,转念想到:「一般娶小妾最多就是淡红或粉红的轿子与衣服,大红轿子与大红新衣可是娶正妻的品级,老爷这样对我,只怕也是喜欢我的,只要我能好好侍候老爷,尽快生下子嗣,料想未来的日子也不会太差。唉,女子生来就是看命啊。」正在马莉胡思乱想间,却已经到达目的地了。迎典妻娶小妾的一切礼仪都比较简单,马莉下了花轿,跨了火盆,进门和李秀才拜过高堂吴氏,行过对拜之礼,典妻被送进洞房。不过,行礼过程对现代人的李奥而言,看上去就是另一种羞耻play折磨,娶典妻的事由都会被一五一十的介绍出来:「立约人武三,今因缺用,愿将发妻马氏,凭中出典与李秀才,三面议定白银十两,葛布五匹,五年为限,期内所产子女,概归李秀才,期满马氏仍归还本人,与受典人断绝关系……」喜娘知道这是典妻,象徵结发同心的发尾和衣角,也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结。孰料李秀才却端坐在了马莉身边,低声道︰「结发。」喜娘连忙笑着上前,将她的青丝和他的发尾结在一起,又系了衣角,笑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离。」……看到更胜现场Live的画质,连历史和国文老师都不会教的画面,游戏公司更不可能浪费钱制作的情景,李奥真的相信,自己所见的就是自己前世。自己前世的娘吴氏倒是个顶好相处的婆婆,大概「吴氏」就真的「无事」,她笑道︰「快不用多礼,统共就咱们几个,都是一家人,亲亲热热的就好。等马莉给我生了小孙子、小孙女,叫他们常常来给我磕头!」仪式後,李秀才简单置了桌酒菜,请媒婆仆妇与邻居吃了一顿,便进新房了。「痴儿,赐汝一嚐前世孽缘,汝若不能戒定慧,那不妨灌顶令汝腻定慧……如今凡人误会修真之举,误以为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屍骸,可悲……」出乎意料的,魔导公会会长铁冠出现眼前,朝着李奥眉心一指,他顿时和自己的「前世」融合为一,千丝万绪眼前闪过,正所谓「仙人拂我顶,结发受长生」。这顶一灌,李奥才知道这李秀才,不,李县丞其实是个有才无德的宋朝新党人物。这李县丞是章丘李氏李格非族兄,可能是李清照的叔伯一类。他为官手腕高明,能与时下出名的能吏蔡京蔡元长媲美,历任各种官职多有建树。而他比自己更为痴情,对这已婚的初恋情人依依不舍,不惜微服扮成李秀才以免惊扰马莉。但也对敌手极为薄情,政敌苏东坡的妾室王朝云,竟被他趁机夺了过来……======================================================俄而长大,容色绝代,而口无声,其家目为哑女。亲戚相狎,侮之万端,终不能对。同乡有进士卢珪者,闻其容而慕之,因媒氏求焉。其家以哑辞之。卢曰:「苟为妻而贤,何用言矣?亦足以戒长舌之妇。」乃许之。卢生备礼亲迎为妻。======================================================本来像是哈利波特式游魂般的看着这段场景,如今鬼上身洞房的男主角李县丞,李奥有点不知所措。但看向对面的马莉,她和他的瓦尔基里玛莉、初恋青梅竹马白玛莉的外表也有几分相似,却少了那份英武刚强。李奥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妇,约莫二十来岁,大红的嫁衣剪裁合身,腰间绑着红带子,把那苗条的腰身与高耸的酥胸强调了出来。或许是已为人妇,身材臻成熟,乍看起来有E罩杯的分量。虽然是小户农家出身,但却意外的没多少乡土气息,皮肤白嫩如玉,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她穿着大红嫁衣,头上披着红盖头,站在房间中央,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显得很是紧张。李奥走上前去,揭开红盖头,一张羞红的俏脸便展现在他的眼前。马莉今天抹了淡淡的胭脂,一张小小的瓜子脸红扑扑的,五官俏丽,天生丽质。她虽然不如十二岁卖身的王朝云等名妓妾惊世绝艳,但那小家碧玉的气质却是独特迷人。而且她对以夫爲天,只要给她一点怜爱就能死心蹋地的逆来顺受。想她嫁给那烧饼武三郎,丈夫对她不好不说,据说还常被大妇打骂,即使这样,她还是战战兢兢地侍候丈夫,操持家务,帮忙生意,真是典型的古代好女人。这时马莉也偷偷瞄了一眼李奥,然後轻轻的松了口气。姐儿都爱俏,李县丞的身体虽然不年轻,但身体修长面容俊雅,充满了文士气质,可以说是卖相甚佳,虽不是小鲜肉,却也是块品质上佳的熟成牛排。马莉喜出望外,本来还担心出这麽一大笔银子买自己的人会又老又丑,或是有什麽缺陷,现时所有担心都放下了。这小妇人在想些什麽,也许古人看不懂,但是重视EQ的现代人一看就知道了,李奥便取笑道:「怎麽样,马莉对本人还满意不?」马莉被说破了心思,更羞得连耳朵都红了,死命低着头,抿着嘴唇,再也不敢看李奥。那娇羞模样令人食指大动,李奥走上前去,轻轻一拉,那软弱无骨的身子便拥入怀中。李奥只觉得怀中的娇躯不停的颤抖,显然这小妇人紧张得不行,便柔声安慰道:「怎麽啦?马莉害怕麽?今天可是我们的大喜日子啊。」马莉闻言强忍羞涩的望向李奥,用蚊子般的声音嗫嚅着:「马莉……马莉很开心……望……望李老爷怜惜。」那娇羞的样儿真是说有多动人就有多动人。虽然如此,但马莉此时依然紧张地娇喘着,复杂的思绪使她无法正常思考,也许这一刻她也盼了很久,但她毕竟是有丈夫的人了,就算被典卖给他人,在心理上又怎能背叛理应三从四德的丈夫。迷醉中的马莉仿佛为了向自己的丈夫表白一般,轻轻地挣扎着,樱唇中呢喃着:「不……不能这样……我已经有丈夫了……就算身子给了您,可我不能……不能对不起他!」怀中的小妇人似乎牵动了李奥某种情绪,使他狠不下心来对她用强。但马莉虽然微微地挣扎着,却没有用多大的力气,陷入迷情的娇美,显然只是在对自己即将背叛丈夫而作的内心羞愧的抵抗。李奥依然紧拥着她,感觉她柔软温暖的身躯不停地颤栗抖动,这更加激发了他原始的冲动。他欲火如焚,血脉贲张,想要将马莉征服的心意已无法阻挡。他轻轻一笑,突然大手一伸,把马莉那小身子拦腰抱起,走几步便放到床上。「佛门有云,众生平等。既然武三郎卖了你,你当然也能叛了他!」马莉惊呼一声,却也不敢反抗,只是一双小手紧紧的捂着眼睛,扮成了鸵鸟模样不敢见人,但那身子却是任君施爲了。李奥俯下身去,先解开系带,三两下便把嫁衣脱下,那绣着鸳鸯图案红肚兜的美妙玉体便呈现在眼前了。丰满的酥胸把红肚兜撑起了一个美妙的弧度,李奥肆意抚摸着她的身体,特别对那双玉乳更是重点照顾,又捏又挤,让马莉又酸又麻,还有种前所未有的感受自心中升起,小嘴更不自觉发出诱人的呻吟声。马莉的挣扎一直是无力的,她心中明明想要反抗,但全身却酥酥软软,一丝力量都使不出来。与丈夫的恩爱使她竭力想抗拒那邪恶的舒服感,但事与愿违,她反而跟着邪恶亢奋了起来。正迷糊间,却突然听见男人的声音:「对了,娘亲有没有教马莉,嫁人後要做些什麽啊?」马莉闻言一惊,顿时想起当年出嫁前母亲与媒婆的教训,想起前夫当年急不可耐的扒光自己,又想到眼前新的良人,觉得这次才算真正结了发。便颤声道:「对……对不起,妾身一时糊涂,都忘记了侍候老爷解衣。」说罢便强撑起酸软无力的身子,帮李奥脱衣解带。李奥不禁大爲感概:古代的女子真是贤良淑德啊,现代有这样样貌身材的女子都被当女神,不是被一群工具人围着伺候,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就是经历万千,冲着一个又一个男人的权钱转来转去。哪有像现在,花点银子就能买来这样的美娇娘,清纯可人,又懂得主动伺候人。马莉毛手毛脚的爲自己的新丈夫宽衣解带。李奥看着那只穿肚兜的青春肉体在面前晃来晃去,胯下的肉茎早就已经勃起:「知道该怎麽伺候它吗?」想到前夫短小的肉棍,在看到眼前威武雄壮长了一倍不止的伟物,马莉鼓起勇气,强忍娇羞点点头,小声道:「知道的,马莉现在就来伺候老爷。」说罢,便用小手抓紧肉棒,轻轻撸动,小脑袋凑过去,伸出丁香小舌试着舔那龟头。看着胯下那虽然笨拙生涩,但却低着头专心爲自己舔弄肉棒的女子,更是口乾舌燥。李奥他伸出手来,沿着少妇肚兜後面的带子一拉,便把少妇最後的衣服给脱下,那从未暴露在外人面前的椒乳及花房便展露出来了。一边指导,李奥一边抓着马莉那嫩乳不停揉弄,让小嘴巴被肉棒塞满的少妇不停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声。李奥让马莉把肉棒从小嘴里吐出来,见这少妇一吐出肉棒就急促的喘着粗气,料想刚才却已是憋得难受,但爲了满足男人这傻丫头还是拼命的含着吞吐不放,差点都喘不过气来了。李奥爱怜的把马莉按倒在床上,自己则骑跨在她身上与她四目相对,一手扶着少妇的纤腰,一手握着肉棒磨蹭着早已湿润的花房,那丰圆白润的大腿中间一丛乌黑的森林,两片娇嫩丰腴的鲜肉,淫液挂在微开的大腿间,淫糜万分。他柔声道:「马莉,我要来了,可能会有点疼。」马莉双手遮眼,全身紧张得不停的抖动,颤声道:「只要老爷舒服就好了,马莉没关系的……」李奥不再出声,腰用力一挺,那硕大的龟头便随着淫水,侵入到花径中。「啊!」马莉一声痛呼,全身绷紧,但马上咬紧牙忍着,原来掩着眼睛的双手,却不自觉的抓紧了身上男人的臂膀。李奥不理三七二十一,猛一用力,久经沙场的肉棒便势如破竹,直接捅破那少女纯洁的象徵,进入花径深处。等等,少女纯洁的象徵?她不是当了人妻一两年?「他……武三……没碰过你?」「三郎他,他……的没有那麽长……这一两年也只碰过我两、三次……」听到喜出望外的消息,李奥重重地压在马莉柔软的胴体上,一手揉弄酥胸的同时,嘴唇已紧紧含住另一只嫩乳的尖峰。马莉俏脸晕红,娇喘吁吁,情不自禁地搂住李奥在自己胸前拱动头颈,修长的玉腿也缠绕上李奥的雄腰,娇躯不由自主地扭曲摆动,也许是想摆脱过去的不堪,也许是想获得更多的温柔……李奥肉茎被那实为处子的紧窄花径紧紧包着,享受着处子花房那一阵一阵的律动,便停着不动,让少妇稍微缓解一下痛苦。马莉痛的小脸发白,但还是挣扎着道:「妾身真没用,这样都忍不住痛,老爷你不用管我的,我没事的,你动吧。」说罢还主动抬起修长白嫩的双腿,盘绕在男人腰间。李奥穿越前也还算是成功人士,精力充沛阳气旺盛,威迫利诱下也干过不少处女,但从没见过像马莉这样一心爲男人着想的,心中不免有些怜惜。便施展调情手段,又亲又摸,不断抚慰少妇的脸颊、耳垂、脖子、香肩、乳头等敏感位置,不一会儿,就弄得这个欠缺经验的小少妇春情勃发,咿咿嗯嗯的娇声呻吟,不能自己。待到痛苦平服下来,李奥整个人压在马莉那温香软玉的身子上,双手伸到少妇背後紧抓住那雪白挺翘的大屁股,肉棒由慢到快的开始抽动。马莉一开始还是拼命挣扎,但是很快的,在李奥诱人的调情手法,还有厚重的青年男子气息的包围下,身子便渐渐软了。要知道,武三郎下面的话儿根本就不大,成天劳作回家倒头就睡,这些年马莉根本从未尝试过真正的快乐,所以身体十分敏感,此时被李奥这麽一弄,登时身子便酥软了,此时的她,已经忘了丈夫,她只希望能够有发泄的出口,早已魂飞天外。马莉美目紧闭,把自己尽量缩到男人的身子下,双手双脚像八爪鱼似的环抱着男人,感受着男人那又热又硬的肉棍一下一下的冲击自己的花房,只觉得那强力的撞击仿佛每下都击中自己心灵深处,让自己的灵魂升腾起来,准备要飞到那不知名的极乐之境。「马莉,舒服吗?老爷操得你舒服吗?」「啊!舒服,马莉好舒服!老爷、夫君你好厉害啊!」马莉刚说完,身子就猛的一震,头一仰,双手死命抓着男人後背,脚弓绷紧,花房剧烈的收缩,啊的一声尖叫,就这样到达顶点了。云雨收歇,两人躺在床上,盖上薄被,李奥轻轻的搂着马莉,大手爱不拭手的在曲线玲珑的娇躯上游走。马莉一边扭动身子方便男人的抚摸,一边怯怯的小声问道:「老爷,不知道马莉伺候得你舒服吗?嗯……请问老爷还有几个夫人呢?是否已有少爷出生?」李奥笑道:「马莉你让我很满意,其余的不用担心,我夫人远在开封外,短期内你是看不到的了,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妾室朝云也跟着夫人在一起。我就是至今无子才会典了你这个典妻,叫我『夫君』吧!」马莉闻言,心中一动:「朝云?好像在哪听过这名字,不过这麽说来,老爷只有两个夫人膝下没男丁,倘若我能爲老爷生下子嗣,那今后的生活就无忧了。」李奥彷佛看穿了她的想法,又道:「我会在杭州县城内换个更大的宅邸,多请些下人,马莉你就替我管着内务。以後你每月的例钱爲十两,逢年过节我允你自行回去看望父母,甚至是武三,你就安心伺候好我就行了。但如若有任何品行不端之举,老爷我也决不轻饶!」这年代,十两对穷苦人家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少的财富,何况还是每月十两。而且小妾典妻,就只是丈夫的所有物,平时一切行止都要得到丈夫允许。马莉惊喜的看着李奥,连忙爬起来,磕头谢道:「谢谢夫君恩赐,马莉一定恪守妇道,勤俭持家,不会做出任何失礼的事情。」李奥看着马莉赤裸着身体俯下磕头,那丰满的乳房随着身子不停晃动,雪白的大屁股更是一翘一翘的,不由得又是一阵兴奋。便一把抓住少妇的小脑袋,把她的小嘴按到自己肉棒旁,淫笑道:「好马莉,你想要感谢夫君,就先用你的小嘴去感谢它吧,我要在你的小嘴里面射一炮。」马莉没有回答,只剩下那吞吐肉棒的吸允声。李奥,不,李县丞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句话,像是要叮嘱李奥——来世的我,你太天真。女子蠢物,对待女子,或以自身人才引之,或以金铂诱之,或以大势压之,或以利刃迫之,或以亲人胁之,总有办法让其屈服。想那王朝云跟随苏轼自以为天鹅,我辈猎人想吃天鹅肉,就让天鹅折翼……「痴儿,汝太多情,仙才之难得,仅差一窍甚为可惜。赐汝一银钥匙,当汝舍弃小情小爱之刻,手持银匙,仙门自开……」======================================================道士曰:「措大误余乃如是。吾子之心,喜怒哀惧恶欲,皆能忘也,所未臻者爱而已。向使子无噫声,吾之药成,子亦上仙矣。嗟乎,仙才之难得也!吾药可重炼,而子之身犹为世界所容矣,勉之哉。」遥指路使归。子春强登台观焉,其炉已坏,中有铁柱,大如臂,长数尺,道士脱衣,以刀子削之。子春既归,愧其忘誓,复自效以谢其过。行至云台峰,无人迹,叹恨而归。======================================================做完一场奇异的春梦,还有最後人生历程快转的南柯一梦,李奥从游戏舱醒来,看看时间,过了两小时。梦中莫名的栩栩如生,自己上辈子考过宋朝武举,後来弃武从文考上进士,成为一县主官,还和可能是前辈子的玛莉结婚,虽然最後得到她的手段不怎麽光明,马莉嫁来没多久武三就病死了,不过这也算是满足了自己多年的渴望。《神魔大战》游戏重新开机时间,期盼的他放弃了操纵复杂的游戏舱,直接改用电脑,想确认那场婚礼的後续。正在为两人还是结了婚欣喜,但他收到了一则私信。不见期盼的伊人,只看到一个长的和她几分神似的年轻男子视讯留言说道:「老公,我要去当兵了,一、两个月不会上线,改天再一起玩喔!」看到那故作亲昵的飞吻动作,李奥顿时碰上了比之前更为严重的打击。如果刚才的心境是外面的风雨交加,现在根本是日本九级大地震!「那个不是玛莉?我就这样被甩了!?不!我没被甩!系统真的有结婚?原来……那场不像前世的前世,是游戏中的那位大大要告诉我,我被仙人跳了?还是被传说中的网路人妖?VR系统说好的拟真呢?就算安慰我说上辈子娶了个典妻马莉,但是这辈子的白玛莉、瓦尔基里玛莉我还没上呀?这佛教的因果轮回,或是道教的斩断尘缘逻辑都很奇怪呀?谁会跟有一餐没一餐的人说什麽『昨天吃过了,所以今天不用吃』的理论……」玛莉,实际上是个要去当兵的青年大叔?不是他消失以久的青梅竹马?之前的行动投契是怎麽回事?那网路验证,又是用谁的资料来着?人工P图?还是他其实有姐妹,故意用对方的资料?该报仇吗?就跟上次折磨那高中生一样,当面上了他那打扮亮丽的校花女友,再叫四、五个人把那个大叔围起来打……「我做错了什麽吗?」李奥发了疯似的大喊,不甘的泪水早已充满他的眼眶。他双拳用力敲击键盘,游戏顿时登出。看着手头上突然出现的那把银色钥匙,那场自己曾为能吏,文武兼资,却对他人妻妾巧取豪夺,最後仅停留在五品知杭州的前世往事赫然历历在目。上辈子其实不是什麽好人,这辈子也好人有限,得到报应也是活该?「算了……反正对方不认识我,也抢不回来了,抢来我又不会肛了他……这就是心碎的感觉吗?既然同样是出来混的,就该讲道义。既然铁冠大您在游戏对我有恩,又送了我一段前世回忆……那麽只要拿起钥匙,去完成任务就对了?」李奥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对不存在这边的角色铁冠说着,不一会儿,本已经结束游戏的电脑萤幕上,又跳出了一个特别的视窗选单。「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想走向这条成仙之路吗?」左手握紧银色钥匙的李奥毫不犹豫的,右手按了YES的选项,刹那间风雨交织,天雷大作,紫雷顿时灌入大楼当中,游戏舱中的李奥顿时消失在游戏舱中。==================P.S「表哥,你太过分了,哪有人开这种玩笑的啦!那个人是我的青梅竹马耶!」看着《神魔大战》游戏中的选单设定,男圣魔导师煞气李奥和女瓦尔基里玛莉还是夫妻。他大概只是单纯下线,白玛莉心安一下,双手抱紧自己D罩杯的酥胸,怒气冲冲的拿着枕头丢向一旁的表哥。「人家玩游戏舱的,你是用阳春VR电脑的,说不定对你只是玩玩而已……你别忘了,二姨和姨丈因为没钱,所以才让你选择报军校读公费生……」直挺挺站着的表哥,因为有点歉疚甘心被丢,但是又一副「为了你好」的口吻,让玛莉感到十分不悦,眼眶中带着一丝晶莹。「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七岁就发过誓了,结过婚了。」想起公园沙坑的偶遇,因为父母忙碌,家中也没有余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边玩着家家酒,想要用幻想充饥。却碰上了较真的李奥,把自己买来的午餐便当分了自己一半,还出钱又帮自己买了个便当,可以回去当晚餐。後来过了两三个月後,她也见过了他的家长,偶尔也能够去他家蹭饭。某一天在公园,他们用着饮料盖子的拉环当作戒指,交换了誓言。拿起在书桌上褪色的饮料拉环盖子,她有点感慨的低下了头,流出了泪水。「没关系啦,只是一两个月去军校受基础训练,暂时先不上线,到时候上线了,碰到再解释就行啦。这年头的孩子,年记小小,想法特别多呀!我们那时代的网婆多的是人妖,大家都只是交个朋友玩玩……」随着不解风情的表哥离开了她的房间,白玛莉重新开启游戏程式,结果心中的那人果然不在线上。只得转而到了Youtube,搜寻到了那场婚礼的影像,到了同样的那个镜头,她握紧手来,很严肃的说声:「我愿意。」「瓦尔基里的光之始魔喔,把这段影像和我的爱与祝福,寄给李奥吧~~」====================================篇末小记:本文万字达标,如果有读者能看到这里,真是万分抱歉和感谢!总得来说,我这篇的主旨算是唐人传奇《杜子春》传的新解,一个在网游玩得不错的少年,碰巧被仙人选到走向仙缘试炼。这样应该算有头有尾吧?相较於大家的体验,我活在二次元欠缺经历。当初用这题材构思就是因为现实「婚」写不好,对NTR过程又没有爱,只好偷吃步选择网游婚礼、古代典妻婚、还有办家家酒仪式婚,用这些过程拼凑写「婚」的故事。又由於字数冲不高,就变成数个段落,再用《杜子春》本传句子,作为类歌词文的绷带。为什麽是武三郎?真要说来,我肖想的不是马莉而是潘金莲;那个李秀才没啥含意,只是因为主角名字是李奥,前世也顺便姓李,再找个名人背景套入一下;之所以抢走朝云却没着墨的理由,只是因为苏东坡是萝莉控,四十岁吃十二岁嫩草,我单纯救人於二次元中。总之,因为没有妥善的架构,再加上故事本为脑补妄想,导致整个文章写完,回头检查後发现不伦不类的,第一次写徵文乱七八糟的,要再改也来不及,让大家看这种伤眼的作品真抱歉了!【完】
上一篇:上一篇:KTV之夜  
下一篇:下一篇:投诉出的艳遇
24小时在线宾馆监控录象播播-P2P在线电影在线电影(进入) 网址发布系统(立即下载) 加入收藏
看AV  www.haoa10.com